Home

2010-03-08 13:44 推荐: P迪 浏览: 250 views 我要评论 字号:

//  

摘要: 本文为《企业家基因》的一篇相关文章,作者认为:不管纸上分析做得再好,若没有放手去做的实践精神,事情终究无法成功。真正的企业家「敏于行」。 文/Mark Suster 原文链接 我初次创业时办公室墙上曾贴有以上图片和四个大写字母 JFDI(如果你不知其所指,…

 

本文为《企业家基因》的一篇相关文章,作者认为: 不管纸上分析做得再好,若没有放手去做的实践精神,事情终究无法成功。真正的企业家「敏于行」。

文/Mark Suster

原 文链接

nike_logo-300x187.gif

我初次创业时办公室墙上曾贴有以上图片和四个大写字母 JFDI(如果你不知其所指,它是对耐克标语「Just Do It」的改写 Just F敏感词进行时态 Do It)。我相信作一名成功的企业家需要能搞定很多事。你得不停地作决定而已知条件总是不完整。这会难倒很多人。但不是你。

企业家们作决策雷厉风行,他们知道在最好的情况下自己有七成可能选中答案。他们每日都将游戏向前推进。他们快速机敏地查漏补缺。优秀的企业家会勇于 承认自己的错误并从中汲取教训。优秀的企业家常常犯错。如果你不是只说明你努力的还不够。优秀的企业家善于权衡实践之于过度分析。(显然别将此误读为分析 无用)

我用了将近十年时间为大型企业编写软件,之后又为别的软件公司作顾问。其间我并未做过太多重大决策。因此当我成为一家创业公司的 CEO 时,被突然冒出的这许多待定的决策吓了一跳。它们中的绝大多数都是些无聊的选择:选哪家银行、办公室大小、一年还是两年租约、公司商标、网站地址、定价方 案以及哪家风投。

技术团队在前进方向上产生了分歧而需要解决方案。你的销售主管认为她应该炒某人鱿鱼。你得考虑要不要在 TechCrunch50 上推出产品。有人又问你是否会为员工建立 401(k) 退休储蓄计划并以贡献多少为准增加补偿。我想这会令许多人的创业陷入瘫痪。

我很快认识到自己需要不想太多地把事情处理好。一开始我曾有一个团队,大家要么就对问题纸上谈兵,要么更有可能就等公司高层来帮他们定夺。你的销售 人员被卡在 CTO 那里,后者认为自己应对交易负责,然而却迟迟不作批准。销售人员此时应该自作主张吗?那可能会把事情搞砸。

是的,我明白自己作为 CEO 应该指导公司员工 —— 我并不反对这一点。但如果每个人遇到问题时都转向我那咱们做不了任何事。我感觉自己已经做了相对困难的一部分工作并找到了愿意与之共事的人,我更希望他们 能主动出击哪怕将来需要承担后果。

有时你在完成任务时会制造一些麻烦。如果那是不可避免的,我希望我的团队能勇往直前并明白我会站在他们这一边。比起从不敢于越界尝试,我宁愿清理努 力失败后留下的烂摊子。

于是我用 JFDI 这句座右铭来象征这种态度。而我的团队也的确拿出干劲并做出了杰出的成绩。也许是因为我喜欢不按常理出牌并挑战极限,于是身边的人也纷纷效仿吧。

JFDI 的另一层含义是完成看似不可能的任务。企业家们就有这样的本事。让供货商们接受他们从不肯接受的协议条款,让一开始满口拒绝的会议组织者允许你在其论坛上 发言,让人们用业余时间为你工作 —— 在你有足够现金来正式聘用他们之前。

一些故事和例子:

1. 主动出击

我曾好几次在洛杉矶的技术界活动中碰到某君。他人很不错,在一个技术上有待进步的产业工作了十年,积累了不少经验和认识。他希望自己能为这个产业的 技术发展做出贡献。于是我们有过几次交谈。通常我不会把时间花在观看别人做的 PowerPoint 幻灯片上(提出类似要求的人太多,我连自己的工作都完不成了!),但有些人确实让你愿意花多余的精力来帮助他。上面这位就是一个例子。

在几个月中我反复考虑了他的想法。他遇到的麻烦是缺乏资金。他迫切地想知道如何「开始」并「通过我结识几位天使投资」。一天晚上在参加了 DealMaker 的一次活动后我们有 20 分钟的时间见面。我直言不讳地告诉他别朝这方面想了,我目前不会去联系什么天使投资的。(提示:我有时真就不给面子)

「为什么?」他问道。我告诉他你算不得真正的企业家。他愣了。我说这么长时间过去了你只会动口。他那时连网站和产品样品都没有。但「若无投资他又哪 里有钱来雇人开发呢!」

我告诉他那正是我想阐述的观点。「真正的企业家还是有本事找到解决办法。他会找到程序员并承诺分享股权或延期付款来保持其工作热情。真正的企业家是 有感染力的。他们满脑子都是想法并能将它们搬到纸上。所谓纸有时可能是一幅线框图或者用 PowerPoint 做成的计划书。最差你也至少可以用口头语言来表达陈述。但是他们会把事情搞定。你有这个能力和知识储备。」

我略感歉意地独自而去。我不喜欢有意打消人们心中的希望。但我总以为自己工作的一部分是保持诚恳,这样没有足够好想法或执行力的人就不至于浪费自己 的金钱和时间。然而令我意想不到的一件事发生了。他将我说的话当作了对自己的挑战。他找到了一名程序员并做出了一个产品。他改善了自己的商业计划并得到 15 – 20 万美金的投资承诺。现在他所需的只是某个天使能率先投资。当他重新找到我时已经有了一个好得多的计划以及一个产品模型!我于是把他介绍给一些天使投资,后 来他的所得超出了预期!

这是一则真实的故事。我不知这位企业家对我对他的评价是否感到满意,如果他读到了本文也许会在评论中留下自己的看法。不过我之所以讲这件事是有原因 的。

2. 纸上谈兵

我曾是一家公司(我本人未投资)董事会的成员。它有一位非常聪明且优秀的首席执行官。此人曾在美国顶级学府接受教育并在一流的策略咨询机构(前三之 一)就职。每一次董事会大家(除了我)都被其绘声绘色地演说打动。这位 CEO 将业务情况总结在一篇长达 60 页的 PowerPoint 报告中,连最小的细节也分析得头头是道。公司的收入还不到 500 万美元,却仍在用作业成本法维持繁杂的数据报表以收集各部门的运营情况。

我们制作了人类(或麦肯锡)有史以来发明出的所有图表来显示自己的产品故障率、平均修复时间、销售预期等等。我们制作了图表。图表是多么好啊!我相 信它们会在研究通用汽车破产中发挥重要作用的。我是唯一一个对此不以为然的董事会成员。是我指出了目前公司离销售目标还差很远而我们承诺的一桩大买卖 6 个月后就要兑现了。

几次会议之后我终于忍不住开了口。我就像瓷器店里的醉汉一样毫无顾忌地(大声)说道,「我非常希望能把在这儿欣赏幻灯片的一部分时间花在和客户公司 的 COO、CFO 或 CMO 交谈上。」我们的 CEO 连他们的面都不曾见过。

有这样一位和蔼可亲而聪明智慧的 CEO,而我的一席话让大家脸上都很难看。我也有些过意不去。

我相信你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我们与原定销售目标相差了超过 66%,但同时也做出了能良好解释其原因的书面报告。第二年我们定下了和上年同样的目标,然而我们再次与之相差 33%。没有人觉得震惊。公司已经烧掉了相当数额的现金。我一直坚持提出异议。那种滋味不好受。不过似乎并未引起哪位「独立」董事的注意(他们甚至可能不 知道事情已经糟到了何种地步)。

现在来看他们恐怕会对整件事另眼相看了。一流咨询公司制作的精美幻灯片长期以来蒙蔽着企业的头脑,我算是明白个中缘由了。幻灯片使人陶醉。它们看似 复杂深邃,且能为你讲述很棒的故事。但最终往往也不过一则故事而已。有时甚至只是一个梦幻。

我仍然十分喜欢并敬重这位 CEO,如果其角色不是一名 CEO 的话。「彼得法则」告诉我们「人人皆有力不能及之时。」在此应将其理解为优秀的分析家不一定能成为优秀的实践家,因此不能等同于优秀的企业家。我想很多风 投都在这上走了弯路,我见过不少把钱投进那些「快公司」的例子。

以上所述公司的问题在于有人愿意为持续亏损的业务买单,而董事会就一直相信下一秒好运即会降临。也许他们有天能证明自己是对的。我着实希望如此。但 在英国【译者注:读者可自行将其替换为中国】我们将它称为「望梅止渴」。我厌倦了理想中的甘梅,于是我选择了退出。这公司咋就不 JFDI 呢?(译/Mu)

来源:http://apple4.us/2010/03/what-makes-an-entrepreneur-jfdi.html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